核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核桃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具备一定条件的镇改市是新型城镇化的必然趋势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5:16:54 阅读: 来源:核桃厂家

具备一定条件的镇改市是新型城镇化的必然趋势

从一个拥有9个乡18万人口的钱库区委书记,主动请缨到仅5个村7000多人口的龙港进行试点,陈定模被称为龙港改革“教父级”人物。

从建镇初期一穷二白,到迅速成为苍南县经济支柱,成为浙江省小城市培育试点,并成为国家新型城镇化试点之一,这位龙港镇第一任书记见证了龙港一路的改革与困难。

陈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时指出,龙港建镇以来,多次放权又被收回,申报“镇改市”试点更是有近20年时间,一直未能成形,都受到现有行政体制的制约。

因而他表示,具备一定条件的镇改市是新型城镇化必然的趋势,龙港的“镇改市”的试点必将为其它地区提供经验。

1. 龙港是困则思变

《21世纪》:在担任龙港镇委书记前,您是钱库区(后撤区建镇)委书记,为什么在1984年主动请求担任中共龙港镇委书记?

陈定模:钱库当时可能是浙江省最落后的地区,路阻道险,当时钱库区有三多(老百姓逃荒讨饭多,投机倒把多,宗族械斗多),每年要吃国家返销粮600多万斤。1981年实行了包产到户后,当年早稻一季不但解决了全区人民的温饱问题,还上交征购粮938多万斤。

在解决农民温饱问题后,允许农民外出经商,到1983钱库已经成为温州地区十大批发市场之一,但是钱库毕竟是个小城镇交通不便、信息不灵,配套设施不全,进一步扩大再生产的难度很大。

所以我就想到龙港做一个试验区,即使不成功也对囯家不会造成多大害处,成功了就可以为其它地区提供一些可复制城市化的经验。

6月初到龙港上任,与我一起上任的有九个干部,就在5个村里闹革命,面对着一个“水不清,灯不明,路不平”的现实,人只有7000多,钱无分文,企业没有,其困难是可想而知的。

《21世纪》:您提到过当时龙港面临“人从哪里来,钱从哪里来,企业从哪里来”这样三个十分严峻的问题。当时您提出,通过“级差地租”解决资金问题,凡在龙港镇购地建房、经商办企业的农民都可以自理口粮迁户口进城,能不能介绍大致的过程?

陈定模:当时的龙港,第一没有钱,第二没有人,第三没有企业。

没有人我通过户籍改革解决人的问题。根据1984年的中央1号文件规定“允许农民自理口粮到集镇落户,按非农业户口统计”,此为中央依据,凡在龙港镇购地建房、经商办企业的农民都可自理口粮把户口迁入龙港镇。

第二没有钱,卖地当时是高压线,如果地不能卖,龙港的水、电、医院、学校、公路都无法建设,我们就把卖地变通为收取公共设施费(级差地租),谁盖房谁拿钱,谁投资谁得益。

我们把龙港规划内的地分成6个等级,进行土地出让,解决了没有钱的难题。并派出12

支宣传队到各地宣传龙港的政策,大力招商引资。首先把钱库人动员过来了,其他地方看到钱库人敢来,加上到龙港可以有各种优惠,一时间附近乡镇和周边平阳、泰顺、文成、福鼎等地的人像潮水般地涌进龙港。

1984年底,就有1万多人到龙港申请落户,龙港信用社在1984年底代龙港镇收取土地款1000多万,而那个时候苍南县一年的财政收入只有800多万。

《21世纪》:当时实行这两项举措,一定面对不少质疑的声音,最后能够顺利推行的关键是什么?

陈定模:当时反对意见真的很大,一片哗然,认为这是违反党的政策,说我户口乱迁,土地乱卖,发展私人企业是搞资本主义。

1984年10月份,县人大调查组就来了,调查结果,给市里写报告要对我严肃查处。但后来当时温州市委书记袁芳烈了解情况后表示了支持,从此后反对的声音就少多了,后来中央很多领导人来龙港视察,对龙港的做法都给予肯定。

2. 希望达到“双赢”

《21世纪》:1995年,龙港镇被国务院十一个部委列为全国小城镇综合改革试点镇,1996年开始全面实施龙港小城镇综合改革。您觉得这次试点与当年的改革是否有密切的关系?

陈定模:1995年的时候龙港想建市,市县都不同意,我们到北京去反映情况。后来中央搞了全国五十七个镇的综合试验区,2009年温州市出台“关于推进强镇扩权改革的意见”。

2011年浙江省启动首批小城市培育试点工作,龙港榜上有名,东部沿海诸多省份相继开展了“强镇扩权”的行政体制和管理模式的改革。但都遇到了阻力,问题症结在于各县和县级都不愿意放权,最终是放了收,收了放,不了了之。

有人提出建“镇级市”,但法律上没有镇级市。一个镇财政不能独立,干部调配、土地指标、银行贷款额度等等镇里都无权决定,这些机制问题没有解决,发展特大镇的瓶颈永远解决不了。

城市化的初级阶段,在户藉制度没有完全放开的今天,发展新型城镇化的任务只能依靠特大镇改县级市和小城市来推动。

《21世纪》:此次龙港申报国家级新型城市化试点,是不是也和近年来发展中的受限有关?

陈定模:是的,这次试点和之前的不一样,这次是“镇改市”试点,龙港镇试点成功的话,接下去还有好多个镇改市,当然是县级市。现在龙港的人口、财政收入、面积等都具备了设市的条件。

《21世纪》:苍南县的行政辖区在灵溪镇,那么此次龙港申请行政体制改革试点,会不会对灵溪镇或者其他镇产生不太好的影响?

陈定模:我认为不会。苍南和平阳分开,才发展了一个龙港镇和一个灵溪镇,现在也是。苍南130多万人口,又是个穷县,只有调动它自身的积极性,才能改变落后面貌。

现在龙港“镇改市”的阻力是不大的,主要是个别人错误认为,当时为了苍南所在地放在哪里曾经闹过事,有人拿这个借口说事,影响龙港镇“镇改市”。

但这次我认为不会,现在与1981年情况不同,一是苍南县政府没有迁移;二是苍南县城区灵溪镇城市建设比龙港好,经济发展与龙港旗鼓相当;三是苍南县机关好多科局级干部部分分到龙港市(现在苍南的干部有一半是龙港周边的人),科局长、部长、县四套班子,位置空出来,灵溪不少干部向上流动的空间大了,何乐而不为?

我认为龙港设市对灵溪、龙港两地都有好处,一是克服长期存在的人为矛盾;二是通过互相学习,互相竞争,把各自的潜能发挥到极致达到双赢的目的。

《21世纪》:据您了解,此次龙港申报国家新型城镇化综合试点,大致的申报过程是什么样的?您提的意见和建议是什么?

陈定模:我和李其铁等几个人从2013年初开始,以个人名义跑这个事情,我们的工作得到了县、镇主要领导的大力支持,县和龙港镇领导也积极为龙港列入国家新型城镇试点,多次到北京、杭州有关部门,做了大量的工作。

实际上早在1987年我就提出了“镇改市”的想法,当时各级领导认为龙港设市条件还不成熟。现在国务院把新型城镇化作为改革三大红利之一,作为拉动内需的主要措施,现在的阻力相对少些。

《21世纪》:《龙港镇申报新型城镇化试点初步方案》提到“赋予县级管理权限、积极探索向社会力量购买公共服务、按大部制要求整合县镇各类机构、改革现有17个社区设置、以最终决策权为依据理顺行政办事流程、建立新城开发区管委会”等6方面的构想,对这些改革内容,您怎么解读?

陈定模:“小政府大社会”是政府改革的方向,目前县级编制一段有100-140个科级单位,下面还有20-40几个临时机构,政府运作的成本太高。将来政府职能转变,比较理想的是规划国家设中央,省,市(县)三级政府比较合理,可能10-20年后,乡级政府会逐渐减少。

机构合并的话,政府人员数量也可以减少,现在一个县级单位一般工作人员7000~10000人左右,改革后,有1200~1500多个工作人员就够了。

《21世纪》:在本次公布的首批名单中,龙港镇是浙江省内唯一的试点镇,那么在您看来,龙港镇从那么多方案中脱颖而出,它的申报优势在哪里?

陈定模:主要的优势在于,1、城镇化的早,是全国最早进行户籍改革的一个镇,为中国户籍改革总结出一条成功的经验;2、知名度高,“中国第一农民城”闻名中外;3、它的规模比较大,实力强,2013年常驻人口43.6多万,2013年GDP158亿,财政18.8亿,全国少有。

龙港人民期盼县、镇两级领导,珍惜这次难得的试点机会,切实加强领导,充分发动群众把龙港的事做好,把龙港经济做大做强,以出色的成绩向省、市乃至国家交出一份满意的答卷,为国家新型城镇化总结出一条成功的经验。

北京蔓越莓价格

甘肃电动喷雾器

海口白菩提根手链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