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核桃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中国机构改革早露端倪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18:31:39 阅读: 来源:核桃厂家

中国机构改革早露端倪

中国机构改革早露端倪

十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将于下月5日如期开幕,但是决定中国未来五年之大势的种种会议、讨论在这之前就已悄悄地展开了。这其中的关键会议将是在本月20日左右召开的中共十六届二中全会。

其实,真正讨论中国未来五年之大势,应当从中共十六大开始,甚至还可以更早一点。这么说的原因,是因为中国新一轮的机构改革早在去年十六大召开之前,就已逐渐浮出水面。最先显露出冰山一角的,是去年年初传出的中国将成立独立于央行的银监会,尽管银监会一直到现在还没有成立,甚至于分析家认为,银监会的成立恐怕会拖到今年年中甚至晚些时候才会有眉目,但这一事件仍应被视作中国新一轮机构改革的先声,并因为这一改革将真正触动中国经济的命脉与中国金融业人脉而尤显重要。

多项动作预示改革征兆

另一个先期浮出水面的机构改革的征兆,是十六大之前成立的电监会。2002年4月,国务院下发了关于电力体制改革的五号文件,文件赋予电监会的主要职能是拟订电力市场交易规则并执行。10月21日,国务院正式任命了电监会一主三副领导班子,由原浙江省省长柴松岳出任电监会主席,从而正式拉开新一轮机构改革的帷幕。

而在十六大之后传出的将成立国资委的改革措施,目前也已进入实质性操作阶段,并相信会在二中全会上定案。

关于国资体制改革的说法最早出现在江泽民的十六大报告中,内容为“国家要制订法律法规,建立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分别代表国家履行出资人职责,享有所有者权益,权利、义务和责任相统一,管资产和管人、管事相结合的国有资产管理体制。”其核心内容被媒体普遍解释为:国有资产由国家所有、分级管理向国家所有、分级行使产权过渡,并由专职机构管理,委银授权经营。国家经贸委主任李荣融随后证实,中国将在中央和省、市两级地方政府中组建而不是重建这样的资产管理机构。

组建而不是重建,意味着新成立的国资委将与1998年机构改革时撤销的国有资产管理局不同。按照学者的理解,新成立的国有资产管理机构不是政府行政机关的组成部分,不纳入政府序列,不是原来意义上的国资局,它是以中央企业工委为基础,类似董事局的议事和决策机构。

与此相对应的,国家计委、经贸委、财政部、大企业工委、金融工委、劳动部等部门的相关职能也将作出调整。经贸委和外经贸部将合并;国家计委的职能将获强化,它不仅将会拿走经贸委技改投资的职能,还有可能会合并国务院体改办,使得国民经济重大问题的决策归于一统。

尽管记者在就机构改革的问题求证于各有关部门时,均被告知还未有定论,但中国未来五年的发展大势,仍在新一轮以进一步放权让利和加强宏观调控与监管为中心的机构改革的种种迹像中显现出来。

经济运行对改革提新要求

一位北京的经济学者向记者表示,目前国家正在进行的这场改革,实际上是对1998年朱镕基所倡导的机构改革的继续,只是由于国家总体形势发生了变化,经济的运行对改革提出了一些新的要求,其实质并未改变,仍然是政府的放权让利。随着中国市场经济的进一步发展,政府只有进一步放权让利,走有限政府的道路。该经济学者表示,如果说,从1998年开始的那场改革,其最终的结果是计划向市场的妥协,那么,这次的改革希望最终能够完成服务与监管对计划的取代。

与这种观点相适应的,是来自国家机关内部的声音。无论是经贸委还是计委,都有官员认为,这两个部门现在的形态,是中国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过渡的遗留物,迟早是要改革的。甚至有许多官员早就指出,国家发展计划委员会这个1998年改革后新起的名称,仍然没能摆脱计划经济的腔调,早就应该改掉了。

中国政府一直在努力做好投资者的角色,传统的观念是,政府代表人民管理国家和国有资产,政府有义务管理好国有资产,杜绝国有资产的浪费和流失。但是,这种观念早就有经济学家站出来反对。经济学界普遍的态度是,政府不要扮演主要投资者的角色,也不要扮演社会资源的主要配置者的角色。政府要做的,一是制订规则;二是监管;三是调节;四是掌握方向。政府是不可能做好投资者的角色的,游戏规则的制订者不能参与游戏。

基于对这一问题的认识,在一些经济较为发达的地方政府中,改革已经展开。如深圳和上海。然而,如果“上面”始终没有明确的声音,“下面”的工作也很难展开。基于此,新一轮的机构改革,特别是国资委的组建,被认为是未来五年实现“小政府、大市场”口号的最关键一着棋。而这一口号,仍是未来五年中国政治体制改革之大势。

新一轮改革难题仍多

然而,这着棋真的很难走。人们都还记得1998年朱镕基就任时,用“地雷阵”和“万丈深渊”来比喻改革的难度。如今,新一届政府面对的困难将决不亚于当年。

难题一:先有法还是先做事。作为2002年立法工作的重中之重,《国有资产法》迟迟未能出台。国资委组建后,在无法可依的情况下,会不会重新落入怪圈,工作中随意性和盲目性如何避免,从而使工作健康开展?

难题二:衙门会不会越变越多。国资委究竟是事业单位还是政府机构目前仍无定论,而且从各种渠道得来的消息看,支持国资委是政府机构的呼声很高。国家计委的一位官员在公开场合表示,新设立的国有资产管理部门应该是强有力的政府部门。甚至在学术界也有人认为,在中国这样一个政府职能还未完全转变,行政干预还很大的情况下,非政府法定机构是难以担当管理国有资产重任的,因而将国有资产管理专司机构放在政府体系中是对的,这样有利于专司机构行使国有资产管理职能。但是,如果将来的国资委属于政府序列,政资如何分开?

难题三:权力与利益。尽管这次改革与1998年以撤为主的方针不同,而是以整和新建为主,但是改革会涉及到的部委仍有经贸委、外经贸部、计委、体改办、中央企业工委、中央金融工委、财政部等多个原本掌控中国经济命脉的大型部委,其中要员的去留及权力的交接仍然不得不慎重考虑,那么,在改革与稳定之间如何做好协调呢?

丝袜足

性感美女照片

美女图

街拍丝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