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桃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核桃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舍命救人的狐狸[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34:40 阅读: 来源:核桃厂家

猎人阿武一家世代以狩猎为生,附近的居民也多半如此。长年累月的狩猎,使得居住地附近已无猎物可打,生活越发艰难。阿武一家为了重新过上那种有动物可猎的日子,举家迁移到另外一个山区。

冬天是狩猎的大好时机,就在他举家迁到新山区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一场大雪降临了。

阿武劲头十足地扛上猎枪,带上火药,上山狩猎去了。下雪天是狩猎的最佳气候,动物在雪地行走自然会留下痕迹,人只要顺着动物留下的爪痕寻找,一定能猎到不少。没过多久,阿武就很轻松地捕获了三只野兔。就在他细心观察动物留下的爪痕时,一些狐狸的爪痕出现在眼前,看那深陷的爪印,经验告诉他这是一条母狐狸。

阿武心中暗喜,从肩上放下猎枪,细心地检查了一番枪膛和扳机,然后又摸了摸腰间的匕首,还高兴地嘬了一口随身携带的烧酒,端起枪来循着母狐狸的爪痕追踪过去。此时阿武满脑子都是上等毛色的狐狸皮和鲜红的狐狸肉。

阿武情绪高昂地追踪着。跨过一条河,绕过一个山头,穿过一片森林,爪痕继续在延伸,好像没有尽头。此时阿武早已气喘吁吁、满头大汗,可他望望雪地上那连续不断的爪痕,便又来了精神。他歇歇脚、嘬口酒,念念有词、继续追赶那条不知是在找食还是在逃命的母狐狸。

记不清是第几个山头了,爪痕弯弯曲曲地延伸到一个斜坡时,没了踪影。阿武握紧猎枪,一阵窃喜。心想,我看你这畜生再往哪里跑?他以一个老猎人的经验和谨慎,慢慢地绕着圈儿渐渐地靠近那个斜坡,枪口时刻对准爪痕的终点。就在他终于看清母狐狸的“归处”竟是一个枯井一样的山洞时,由于山体的斜坡,再加上厚厚的积雪,他的腿脚已使不上劲了,脚下一滑便身不由己地滑向那个黑乎乎的山洞。从惊恐中醒过神来,阿武才明白那只母狐狸也是和他一样不幸坠人洞底的。要不是底下有一条又肥又大的母狐狸垫着,他的腿脚肯定要摔坏。此时,那条母狐狸已是奄奄一息。

阿武并没有急于猎杀毫无攻击力的母狐狸。他在仔细地打量这个洞,洞足有三米深,四壁陡峭得犹如枯井。这样的一口枯井,对阿武来说犹如一个天然坟墓,他决计是爬不上去的。阿武心底一种恐惧感油然而生,并对那条半死不活的母狐狸产生一种近似同病相怜、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恻隐之心。可没过多久,他又自慰起来,他想儿子一定会顺着脚印找到这儿来的。

老天似乎成心和阿武作对,晌午时分天上忽然又下起鹅毛大雪来。而且久久不停一直下着。看洞底新的积雪,想必外面地上的脚印也被大雪掩埋了。阿武心底的恐惧再次可怕地袭来。

事实的确如此,大雪一直下到黄昏,积雪早已将脚印覆盖,儿子也没有来。阿武有点绝望了。越来越冷的恶劣环境,使得阿武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将携带的烧酒喝得一干二净。

天黑了,冰天雪地里,阿武冻得实在撑不住了,看到奄奄一息的母狐狸,阿武用随身携带的绳把狐狸嘴牢牢地扎起来,然后紧紧地拥抱着它。他很庆幸没有将母狐狸打死。就这样持续到后半夜。恢复了神智的母狐狸挣扎着试图挣脱他的怀抱,阿武又赶紧把它的腿也绑了起来。一直到天亮,阿武就这样紧紧地、死死地搂着那只母狐狸。

被困整整一天了,第二天中午,惟一的半块干饼也吃光了。阿武又饥又渴又冷,更是死死地抱着那条五花大绑的母狐狸。母狐狸的身体越来越凉了,想到它可能是要饿死了,此时此刻的阿武是多么的不希望它死。他想起了打来的三只野兔,他把狐狸的嘴解开,用匕首把冻得硬梆梆的一只野兔切开,他的动作是那样的吃力,他把切好的肉塞到母狐狸嘴里,母狐狸稍稍犹豫,迟疑了一会,便猛吃起来。阿武的脸上露出了些许笑意。

故事:舍命救人的狐狸

纷纷扬扬的大雪还在下着,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意思。时间越久,生存的希望越渺茫,阿武放弃了求生的愿望,心想着把母狐狸救出去吧,自己反正是将死之人了。

阿武解开母狐狸的两条前腿,然后抓住它的后腿、托住它的屁股,把它举向高高的洞口。

母狐狸似乎明白阿武的用意,不但不反抗,还努力地配合着往上爬。

费了好大的劲儿,终于把那只母狐狸托出了洞口。它在爬出洞口的过程中,扒进来好多的雪,有几次差点儿又滑下来。阿武就想,这家伙肯定也是不小心才滑落洞底的,早知道斜坡下边是深洞,从另一个方向、从斜坡的下端走近它,不就滑不下来了吗?他后悔莫及。

母狐狸爬上洞口后很快就咬断了它后腿上的绳索,它嗷嗷地叫着,围着斜坡的下半边来回地走动着,淡灰色的眼底流露出一种能让阿武读得懂的焦虑。就连阿武掷出洞口的那剩下的半撇子野兔肉,它也叼起来丢进洞底,然后愣愣地凝视着阿武。在这样的野地里,人和狐狸有了一次心灵的对话,母狐狸希望阿武吃点东西,坚持住,它一定会想办法救它。阿武对母狐狸的举动已心知肚明,感叹狐狸性之余,甚至后悔起不该狩猎来。

母狐狸似乎无计可施,一会儿坐,一会儿转,呆了足有两个时辰,在一声长嚎中扬长而去。阿武心灰意冷一屁股跌坐在冰冷的积雪上。

饥寒交迫、万念俱灰的阿武晕厥了过去。当他再次醒来时,他听到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就在他扶着洞壁的岩石极力想站起身时,随着一阵熟悉的嗷嗷的叫声,他抬头看到了那只母狐狸,它的鼻孔里冒着缕缕热气,显然是刚刚才回到洞口的,它低着头、歪着脖颈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端望着他。他忽然感觉眼底热辣辣的。

就在这时,一声凄厉的枪响过后,母狐狸随即一头朝洞里栽去。在阿武悲怆着扑上前用双臂接住它时,随着熟悉的叫声和脚步声,阿武的儿子出现在洞口。瞪着眼睛,紧握着枪向洞底巡视。

原来,阿武的儿子见父亲整天没归,从入夜就开始四处寻找。找了整整一个晚上连脚印都没找着,他猜想,父亲可能出事了,所以也没顾上休息。第二天继续寻找,就在他火急火燎之际,忽然遇到一条迎面而来的母狐狸。在这样的情况下,单独的狐狸是不会攻击有枪的猎人的,可这只狐狸却偏偏迎着他走过去。他觉得非常奇怪,更为奇怪的是狐狸并没有攻击他,而像存心引导他去一个地方似的走走停停。他出于好奇,紧紧地跟在身后,直到翻过了好几座山,来到这个洞口,他怕母狐狸跑掉,才开了枪。

阿武得救了,而救他的狐狸却倒在阿武儿子的枪口下。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灵异鬼故事”的文章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